欢迎光临福建远博娱乐股份有限公司网站!
职工风采
首页 > 党的建设 > 职工风采
每月一案|任何伎俩在组织面前不堪一击
发布时间:2019-05-26   新闻摘自:审计监察室

“陇南紫金腐败案”贺某在接受审查调查期间,向组织提交了一份近5000字的忏悔书,交代了其从“一把手”沦为“阶下囚”的变质过程。

身陷囹圄的贺某此时悔恨交加,他说:“金钱可以用勤劳的双手获取,失去自由,失去与亲人在一起的时光才是最可怕、最悲哀、最后悔的!”

 变质:始于一条烟的“围猎”

贺某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,在组织的关怀和培养下,从基层干起,一步一步走上了企业管理岗位。但随着职务的提升,手中的权力变大,面对的诱惑也越来越多,刚开始还能保持警惕,但随着身边吹捧的人越来越多,他开始私欲膨胀,在放松要求中,丧失警惕、利令智昏。

“工程承包人用一两条烟、一两瓶酒、一两斤茶叶、一两份纪念品、一两千块的购物卡等开始围猎我。对礼尚往来从默然接受到习以为常,习惯了接受他人的宴请,习惯了同利益相关人员一起玩耍,出入娱乐场所,生活上开始堕落腐化。”贺某在忏悔书中交代。

与协作单位“亲清”不分、勾肩搭背,是玩火自焚的开始。

被“围猎”的贺某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党员身份,经常与协作单位去喝酒、唱歌、玩乐,甚至参与他们组织的赌博。在工作中,他此时的权力观已经异化,独断专横乱用权、滥用权,一些重要经营事项不通过经营班子讨论研究,拒绝接受监督。个别老板长期在他主管的陇南紫金承包工程,在物资采购和含金废料销售方面,在他任内也逐渐形成由亲属或向他输送利益的人固定经营。

“凡是向我输送不正当利益的人,往往是对我比较了解且取得我的信任的人,他们经常劝说我有权力时要充分运用,做事隐秘些,纪检部门不一定会发现。”贺某悔恨地说。

“记得第一次看到李某等人给我拿的那么多钱时,我曾想着交给组织,但内心也有些不舍和侥幸的想法,过了段时间,看到风平浪静,在贪念的驱使下,我将这笔钱占为己有。有了第一次受贿后,心中的顾忌少了,胆子逐渐也大了。从此,我开始漠视党纪国法,不断进行权钱交易,面对一箱子、一袋子的钱,在贪念的驱使下坦然接受,完全丧失了敬畏之心,李某等人送车、送房、送金条给我,又多次送钱给我,十多万、几十万、甚至上百万我都敢收,最终走向了犯罪的不归路。”据贺某交代。

 串供:徒劳的“对抗”

贺某东窗事发之前,组织曾提醒过他:有人反映他有经济问题,如属实及时向组织说清楚,争取宽大处理。但他向组织左保证、右澄清,说自己是清白的。

后来纪检部门又收到关于他的实名举报,组织再次提醒他认真对待,如实说明相关问题。

“而我还是因侥幸心理作怪,向纪委领导说举报人和我爱人之间是借贷关系,举报是无中生有。”贺某说。

不仅如此,贺某还找李某等人串供,请他们来福建帮忙协调走动关系,以免自己受到组织调查。

“现在想起来这些都是徒劳的。在今年元旦前后,李某、王某等人归案后,我想着自己是在劫难逃了,整天在惶恐、无助、失措、麻木中度过,曾想过主动找组织交代自己的问题,但一想到结果又害怕了。”贺某说。

在接受组织审查初期,贺某还有不少幻想,抱着试探的心理,避重就轻,对问题说得不全面、不彻底,交代问题像“挤牙膏”,甚至有反感、对抗情绪。

就在这种情况下,办案人员坚持依法办案,文明办案,人性化办案,实事求是,耐心给他讲党性、讲政策、讲事例、讲出路,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谆谆教诲,循序开导,贺某最终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如实向组织交代了问题。

“在这段日子里,我深刻认识到任何人的小伎俩在强大的组织和国家机器面前,在信息技术充分发展的今天均不堪一击,事实是掩盖不了的,组织完全有能力把问题查得一清二楚,只有坦诚、主动、如实把问题交代清楚,事情才会解决。”贺某说。

忏悔:昔日父母以我为荣,如今以我为耻

“我落得今天如此下场,是我自己一手造成的,我最对不起的是生我养我的父母!过去我的父母以我这个儿子为荣,现在我给他们带去的是伤害、痛心、担忧。”贺某对自己的行径悔不当初。

他说:“我告诫大家要以我为戒,人生不可以重来,尤其是企业一把手要记得信守一份承诺,履行一份责任,永存敬畏之心,要慎用权力,珍惜权力。金钱可以用勤劳的双手获取,失去自由,失去与亲人在一起的时光才是最可怕、最悲哀、最后悔的!”

远博娱乐